咸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豪门秘恋无效婚姻

2019/06/26 来源:咸阳信息港

导读

三条短信有两条来自于顾钧颜。条是她刚从梓曦国际跑出去的时间,短信的内容是:“公司突然有急事,晚上回家跟你解释,你别乱跑,等我回家吃饭。”

三条短信有两条来自于顾钧颜。条是她刚从梓曦国际跑出去的时间,短信的内容是:“公司突然有急事,晚上回家跟你解释,你别乱跑,等我回家吃饭。”路馨在心里冷哼一声,想道,都说了从此陌路了,鬼才等你回家吃饭。怨念着点开第二条短信,是在条短信的半小时之后。“紧急情况,我去一趟美国,你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回来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情。”虽然只是一条短信,毫无生气的文字,可是,路馨依然能想象到顾钧颜那时的神态和语气。她能体会到他的着急,也有点担心了起来。第三条短信来自于一个陌生号码,路馨手指滑动打开信息。“我是严寒宇,看到请回电。”时间显示是下午五点半。打开未接来电,路馨也有点慌了。前三条都是顾钧颜打的,时间都是在他的第二条短信之前,那应该是在他上飞机之前吧,路馨这样想。然后是刚才那个自称是严寒宇的陌生号码打过来的,也是在他的短信之前。其他的电话全部都是来自绿野江南的座机,六点钟打过一次,然后就是从晚上八点到十一点,每隔十五分钟一次,足足十几个未接来电真的很吓人。想起顾钧颜在短信中说希望她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她才想起来,昨晚她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就拿了东西回公寓了,顾钧颜出国肯定也没来得及告诉梓曦。白天顾梓曦去兴趣班练琴了,虽然放学有司机去接,可是顾梓曦晚上看不到他们两人肯定要着急的。看到孩子给她打了这么多次电话,路馨真恨不得打自己一顿,她后悔死了昨晚没看手机。炉子上的水烧得沸腾了起来,路馨却没心情吃泡面了。想给严寒宇或者顾梓曦打电话,又怕吵到他们睡觉,毕竟现在是凌晨四点,天还是黑漆漆的。所以她决定等到天亮了再给严寒宇打电话。想了想她还是拿了车钥匙穿好衣服出门去了,顺便带上了刚买的那个面包和矿泉水。城北有一家顾梓曦特别喜欢的糕点店,平常因为距离远而顾钧颜又限制梓曦吃甜食和蛋糕,他们一个月才会给梓曦买一次。今天为了补偿孩子昨晚的委屈,她决定去给顾梓曦买她的蛋糕,然后赶在她起床之前回到绿野江南给她一个惊喜。不管她和顾钧颜之间如何,她都不想顾梓曦难过,毕竟,她是真的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在疼爱的。路馨到达蛋糕店的时候天还没亮,温馨饼屋的招牌已经亮了起来。这家西饼屋是一对年轻的夫妻经营的,每天的蛋糕和各种糕点都是当天出炉的,确保新鲜。因为卖相好味道佳而深受大家的喜爱,已经是宁安市的了。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来排队买,老板却每天每样商品都只是限量供应,所以一般到下午基本就买不到畅销的食物了。路馨难得来得早,老板还没开门,估计是和老板娘都在后厨忙碌。她就近找个车位停了车,也不急着下车,不紧不慢的拿了面包出来吃,就着冰冷的矿泉水整个一透心凉,她也正好清醒清醒头脑。其实饿得太久她的胃已经麻木到没有想吃东西的感觉了,只是觉得肚子空空的。吃完面包肚子总算不那么空了,又在车内的空调中温暖了一会。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路馨靠在座椅上想,此时的顾钧颜,在干什么呢?他去美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路馨,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他都拒绝你了,你还想着他干什么?”路馨拍了拍自己的脸,轻声骂道。骂完又喝了一口凉水,再抬头的时候,就看到晨光熹微中温馨饼屋已经开了灯。穿好大衣,围上围巾,路馨踏着轻快的脚步走向饼屋。老板娘看到这么早就有人来光顾,赶紧拉开门让她进来。“姑娘,想买点什么?”“给我一份香草起司蛋糕,和一份提拉米苏芝士饼。谢谢!”香草起司蛋糕和提拉米苏芝士饼都是这家店的金字招牌,也是顾梓曦的。路馨在想着回去之后要怎么跟她商量只让她各吃一点点。想到顾梓曦看着甜点就两眼放光的样子,路馨微微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啊,现在香草起司还没做好,需要等一等,姑娘你要是不着急的话就坐下来吃点东西,怎么样?”老板娘去了一趟后厨出来,手上拿着她的提拉米苏芝士饼,轻笑着建议道。路馨道了谢,依言坐下来等。“请问蛋糕还需要等多久?”路馨低头翻看桌面上的菜单,点了一杯奶茶。老板娘一边动作娴熟地做奶茶,一边和她闲聊,“大概半个小时就好了,姑娘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买蛋糕?”一般早上来的客人都是买点心或者奶茶什么的当早点,她这样大早上来买蛋糕的也实在是少。“我女儿特别爱吃这个,昨晚她有点难过,所以今天想让她高兴高兴。”路馨不知道,她说起女儿时的神态,就像她刚才形容顾梓曦的一样,满眼都是温柔的光芒。“你真是个好妈妈!”老板娘递给她奶茶,真心地赞美道。路馨摇摇头,没有说话。其实她不是个称职的妈妈,不然也不会让梓曦等她一晚上,还不接电话了。喝完奶茶的时候,蛋糕也做好了。路馨提着两个精美的纸盒回车上,刚打开车门,就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翻出手机一看,是绿野江南的座机号。路馨赶紧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话筒对面传来桂姨焦急的声音。“太太,梓曦小姐受伤了,流了好多血,您快回来啊!”听到桂姨说流了好多血,路馨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样,手中的蛋糕掉落在地也不知道。那一瞬间她脑中像是有什么炸开了一样。她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温热的鲜血像是流水一样从身体里流出去,她想阻止却无能为力。心慌,恐惧,心口剧烈的疼痛让她喘不过气来。“太太,太太您怎么了?听得到我说话吗?”直到桂姨焦急的声音将纷乱的幻境打破,路馨强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桂姨,我听到了,你先告诉我梓曦她怎么了?”“梓曦小姐被玻璃碎片划破了腿,流了好多血,怎么都止不住,太太,对不起,是我没有照看好她……”桂姨说着就哭了起来。“桂姨,你先别急,让司机直接送你们去医院,我马上赶过去。”挂断电话,路馨迅速上车火速赶往医院,路上她又拨通了家庭医生的电话。“你好?”他应该是还没睡醒,接电话的声音还有点迷迷糊糊的。“张医生,我是路馨,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你。梓曦她弄伤了腿血止不住,我已经让桂姨送她去医院了,麻烦你尽快赶过去一下。”路馨言简意赅说明情况,张医生是跟着他们从美国回来的,肯定对顾梓曦的身体比一般的医生更清楚。顾钧颜曾经说过女儿从小身体不好,她有点轻微的凝血障碍,平常都是万分小心从来没有受过伤的,没想到这次他才刚走就出这么大的乱子。“好的,我马上赶过去。”张医生也不敢耽搁,说话间已经起床穿好了衣服。路馨再三告诫自己要稳住心神,不能慌,现在顾钧颜不在,她就是孩子的顶梁柱,还不知道顾梓曦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她千万不能先慌乱。还好现在天还没亮,路上没什么行人车辆,路馨一路飞车到医院,也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飞快地冲进医院大门,很容易就问到了刚送来的小姑娘在三楼手术室。听到手术室三个字,路馨的脸都白了。甚至没来得及跟护士小姐道谢就直接爬楼梯上了三楼。手术室门口桂姨已经哭得像个泪人了,看到她,哽咽着说道:“太太,你可算是来了!”“对不起,我来晚了,情况怎么样?张医生呢?”路馨赶紧握住她的手急切的问道。“梓曦小姐刚送进手术室,张医生也刚到,去院长办公室了。”桂姨刚说到张医生,就看到他正从走廊另一边赶过来。而同时,路馨刚才上来的楼梯那里也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大踏步而来。“发生什么事了?好好的怎么会受伤的?”严寒宇似乎是跑的太着急,气息都有点不稳,他看都没看路馨一眼,直接朝桂姨厉声问道。“梓曦小姐她今天一大早就醒了,嚷着要去找太太,我拉都拉不住,只好让司机去开车,可是我刚上楼去给她拿外套,她就自己跑出去开门然后不小心撞倒了桌上的玻璃杯,自己也绊倒了,正好摔在玻璃碎片上……”路馨两眼直愣愣的看着头顶亮的发红的灯牌,“手术中”三个字刺得她眼睛发干也一眨不眨。桂姨说的话她都听到了,都是她的错,顾钧颜说的一点都没错,是她太任性。如果不是她一声不吭就离开,如果不是她不接电话,顾梓曦根本就不会遭受着无妄之灾。可是现在不是自责忏悔的时候,她只希望顾梓曦能平安,只要她好好的还和从前一样,要她怎么赎罪都可以。严寒宇看一眼哭哭啼啼的桂姨和面无表情的路馨,也没再说什么。

晋城白癜风好的医院
商丘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枣庄治疗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相思本是无凭语2

下一页:暗香浮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