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小小说5题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咸阳信息港

导读

1.老爷子一死    老爷子气喘吁吁一辈子,躺了俩月,寿终正寝。  哗啦啦,挤满了满堂儿女。穿上寿衣,烧过灵魂车,呜啦啦一阵齐哭乱叫。 

1.老爷子一死    老爷子气喘吁吁一辈子,躺了俩月,寿终正寝。  哗啦啦,挤满了满堂儿女。穿上寿衣,烧过灵魂车,呜啦啦一阵齐哭乱叫。  女人们裱鞋做孝服。男人们到堂屋开会。  “你们的爹一辈子积德行善,养育了你们七个姐弟;现在你们的爹过世了,咱来议议后事。”本家的族长抽着烟袋,瞅着他们姐弟们。“闺女们该准备什么准备什么;你们家老二做人家的上门女婿,该咋着?老五刚娶过媳妇儿——你们弟兄五个商量个意见吧。”  “三叔,我和大家一样,该咋办咋办。”老二说。  “那也好。老大你说说。”  “我没意见。”  “咋叫没意见?你是老大,给你爹办后事,咋能没意见?”族长有些不满。  老大沉默了一会儿,说:“三叔你说吧。”  “是哩,三叔说咋办就咋办。”大家说。  “我说?我出钱呀?”族长更为不满。“这是埋你们的爹!”  姐妹俩抱头哭。  族长要走,被老五拦住。  “三叔,你情说啦,全听你的。”老四说。  “这话真的?——怕老婆不怕?”族长的目光扫视那弟兄五个的脸。  “真的,不怕!”弟兄五个异口同声。  “那好。你们一人先拿出五百块钱,老大保管,老五记帐;花多花少,结帐,中不中?”  “中不中也得中!”老三嘀咕着。老爷子一生积德行善,积下他们五男二女;他早就发誓要行凶作恶,做绝户头;不料做过了头,把老婆丢进了阴间。一个儿子,刚刚又续娶了一个老婆——这五百块好出呀!……  老爷子入大殓后,诺大的屋子,只有老太太一人儿陪伴黑棺材。  老大老四媳妇儿胆儿小,不敢一人儿在屋里睡;老二两口儿要去侍侯人家的爹娘;老三媳妇儿害怕那死去的老三前妻;老五媳妇儿刚刚过门儿——老太太一气之下又搬来了族长。  老太太呜呜地哭。族长开会还是没有解决问题。老太太一生气,要提前行殡。  弟兄五个怕丢面子;但心里巴不得早日行殡。  一起出动,通知亲朋提前行殡。  不料行殡那天又出了事:本家的人与娘家的人发生了矛盾,互不相让,险些大打出手。几经交涉,已是黄昏;出殡回来,披星戴月。  老太太一病不起。  弟兄五个忙着结帐。  老太太又被送进医院。  请来族长,商议医疗费。  没有半月,老太太撒手西归。  族长再一次召集七姐弟开会布置老太太的后事。  1989.11      2.老婆    爹娘生养了我们五男二女,乡亲们都说,爹娘一辈子积德行善,好命儿。  命儿不算错,就是穷了点。  于是爹娘就采取了娶一房媳妇儿分一家的办法。  这次轮到我,贫老三;照样儿,干出身。  “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还得听毛主席他老人家的。”  老婆说。那气概,雄心壮志冲云天。  “现在兴独生子女,咱要几个?”  “一男一女。”  “那得交超生费。”  “干呗!咱要两只手做啥用?你也把那穷教师给辞了,守住那仨核桃俩枣,啥时候会翻身?”  老婆说的是,是要翻翻身。可是,咋翻哩?  “做生意,做生意挣钱快。”  “你会?”  “学呗!”  说做就做,老婆雷厉风行。  “咱先做点小本买卖,闯闯脸皮,再干大的。”老婆说。  老婆还毫不含糊,租了个冰糕箱,扯了块儿白布,对我说:“写个招牌:牛奶冰糕。”  首战回来,老婆兴冲冲地迎。掀开冰糕箱,满眼全是水,水上漂着棍儿,舌尖一舔,甜丝丝的。  “不怕。头三脚难踢,再来。”  这一次,老婆亲自挂帅上阵。俺贫老三就在家里做家务。  老婆归来,兴冲冲地数钞票:“净赚十元,顶你一星期工资。”  我默言。  如此,我在家做保姆,老婆出外做生意(卖冰糕)。仨月下来,赚了一千块——顶我两年的工资。  此后,购置了三轮车,老婆开始到集贸市场赶场。起五更,搭黄昏;进货,售货。三年下来,楼房拔地而起。  我不禁拥抱着老婆热烈亲吻、高呼赞美:“我伟大光荣正确可爱的老婆!  1989.12.6      3.我发现    “发现,”朋友吐烟,挥手,“我以为重在发现,语言结构倒在其次。尤其是典型细节的发现。”他点着头。  “当然,艺术本身是一种美,小说的形式也需要发现。主题当然重要,表现的方式也不在其次……”  “不,至关重要的是作品要有深刻的内涵,深刻的思想。”朋友目光炯炯,咄咄逼人。“没有深刻的主题思想,作品注定要失败。”  “其实形式更是一种美。我觉得你那个中篇在形式上欠斟酌是失败主因。”我说。  “NONONO!”朋友摆着手,“——当然,我还要修改。”  “近段麻坛战绩如何?”  “玩玩儿罢了。不过,打麻将是一种高级的精神享受。”  “天天玩儿?”  “NO!一周就玩儿个三五次吧。”  “来真?”  “当然。不过咱从没输过,一夜能赢好几十呢!”  我默然。  “我发现,”朋友说。“玩麻将比写小说要轻松,不愁没人发表而赚不来稿费,现来现。”  “不过,以后要控制。”朋友说。“我发现……”  1989.12.6      4.证据确凿    上级拨下救济粮。粮管所李所长批了两万斤,转手一卖,人民币哗啦啦流入腰包。  李所长要会计小王再卖两万斤。小王请所长签字。  “我是杨白劳呀?!”所长怒,击案:“不开就卷被子。”“卷被子也不开。”  被子倒没卷。但是,工作移交,待业。  不上班就没了收入。没了收入就没法儿生活。得想想办法。总不能不吃饭。  就做点小买卖吧。  不料次进货就被扣。原因是没有身份证。当时所长没有给他办。  工商所派出所联合调查。调查结果是会计小王贪污救济粮四万斤,已经被粮管所开除。  公安局移交检察院立案审查。查来查去,证据确凿。  法院立案公诉。  1989.12      5.太平世界太平官    小李子天庭不饱满,地阁不方圆,跳蚤性,麦秸火,居然也做了官:乡办企业厂长,管着上百好人马。官虽说不大,但常言道:好歹是个官,强比卖水烟。  做了官就该为民做主。轰轰烈烈干了三个月,上上下下赞声连连。  料不到这官还真难做。技术员玩忽职守,损失了十万元。小李厂长要依法处罚。乡长出面了。技术员是乡长的小舅子。小李厂长拍案而起:“不罚无以服众。”——乡长的面子丢了。  副厂长与女会计拉拉扯扯,厂里上下议论纷纷。有人举报:看见这一对男女拱在一个被窝里睡觉,亲眼见。小李子也调查过了,当事人也承认:“俺是自愿。”“自愿就成了?”小李子忽闪忽闪俩咪咪眼,“你家里有妻儿老小,人家一个黄花闺女……”“你小子做了三天厂长长本事了你,这事老子乐意——你能咋了老子?”想不到对方还特横。“咋了你?杀不了你。我管不了你通奸,但就是不能让你坏了厂里的名誉。”不容商量,开除!——乡办公室主任来了。副厂长是他的外甥。副乡长也出面了。那是女会计的爹。“你们当乡长、主任的就看着姑娘外甥这样不管?”——副乡长、主任的面子也丢了。  这厂长拿得硬。这厂长不软蛋。年终,小李厂长上缴财政二十万。  “好小子,你赢利五十万,就私吞三十万!”  乡长不满意。副乡长、主任有意见。乡领导就此专门召开会议,让小李子如实向乡党委、政府汇报。小李子汇报说:“我们余下的三十万是为了扩大再生产……”乡长说,小李子呀,乡政府财政如此困难,你们的扩建就先缓一缓,把大头缴了留个小头,也是为政府解忧嘛。小李子说,过去厂里年年亏损,咱乡政府不是也过了;希望乡里能够支持我们的工作。  没过多久,乡政府下发了一份文件,免去小李子厂长职务。  乡长说:“这小子太狂。我宁可年年倒贴,也用不起这个厂长。”  是啊,小李子你也不想一想,太平世界太平官;你再有能耐,敢和乡长顶岔,会有你的好果子吃吗?你们的厂子随便赔,能饿得了乡长?你这一闹,恐怕你就难以太平了……  1989.12 共 30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子宫畸形原来是这样形成的,很多人没注意导致不孕
哈尔滨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晚秋7

下一页:秋叶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