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地方金融并购重组路径分析地方金融并购重组

2018-12-07 03:12:47

地方金融并购重组路径分析_地方金融并购重组路径分析

在中国银行业正在经历的这场大变革中,数量多、分布广、差距的地方金融机构何去何从?

外患——夹缝生存,只守难攻

地方金融点多面广、零星分散,遍布全国各地,覆盖城乡小镇。这决定了地方金融群体面临的生存环境差异巨大。生存环境的巨大差异造成不同类型地方金融机构所处的发展阶段和经营管理状况大相径庭。但在当前金融业改革不断推进、对外开放日益深化的大背景下,不同类型地方金融机构均面临日益严峻的市场竞争。

■面临全方位白热化竞争

由于地方金融的经营地域仅限于所在地,这决定了其竞争策略只能“守”,不能“攻”。既面临正规金融的正面竞争,又面临来自民间金融的地下挑战;既面对本土金融机构的业务争夺,又面对异地金融机构的市场渗透;既要应付中资银行的前后夹击,又要应对外资银行的攻城略地;既面对老牌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造和上市后的活力焕发,又面对新型股份制银行定位零售后的发展新思路——地方金融一直处于夹缝中求生的境地。

从当前情况看,地方金融的基本生存格局尚未发生实质性改变,但新形势带来一些新的挑战和机遇。

新挑战来自两方面:一是金融业全面开放,外资银行受到的业务限制逐步取消,地方金融将面临全面冲击,特别是那些身处大中城市的地方金融机构;二是存款保险制度即将推出,银行退市将成为现实,而受历史问题制约,一大批地方金融机构仍挣扎在生死边缘,未来极有可能成为退市先锋。

新机遇同样来自两方面:一是新农村建设将给地方金融机构的发展提供前所未有的机遇;二是国家和金融监管部门明确提出要对地方金融机构进行重组改革,并要求地方政府大力支持、积极配合,给予相关政策支持,地方金融机构的重组改革迎来难得机遇。

■市场定位不清,业务专长缺乏

从当前形势及中国银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看,地方金融机构面临的致命问题是市场定位不清晰及由此造成的核心竞争力缺乏。

虽然在成立之初,政府有关部门即为地方金融机构确立了“立足地方、服务中小、服务三农、服务当地居民”的市场定位,但在现实经营过程中,受多种因素影响,地方金融机构大多偏离了这一市场定位,转而追求“大而全”式的快速发展。在银行业发展的初级阶段,出于生存和抢占市场的考虑而热衷于追求规模和发展速度,并呈现出“大而全”特征是各国商业银行的普遍现象。但在竞争日益激烈,市场日趋饱和的情况下,如果仍然按“大而全”的思路发展,不能找准自己的市场定位并形成核心竞争力,将令地方金融机构深陷困境。在这方面,地方金融机构仍未出现实质改变,以至于出现“在服务中小企业方面,城市商业银行敌不过国有银行;在服务三农方面,农村信用社力不从心”的尴尬局面。

“市场定位摇摆不定,业务专长不突出”,这将把地方金融机构推向生死边缘。

内忧——点低缚重,艰难弹跳

地方金融大多是化解金融风险的产物,因而普遍起点较低,基础薄弱,且伴随较多的历史问题。

■产权不明晰

地方金融机构均是在合作制基础上发展起来,因而除已完成股份制改造的机构,大多数地方金融机构仍存在产权不清晰问题。其中,以农村信用社为突出。

作为出资者和所有者的社员与农村信用社成为事实上的“两张皮”,绝大多数社员从未参加过社员大会,更未参与过相关决策和管理,甚至对信用社的情况一无所知。这种情况造成农村信用社事实上的所有者缺位和内部人控制,以至于目前农村信用社改革出现“无法搞清成立时的出资情况”、“大多数社员无法取得联系”等尴尬问题。

■公司治理不完善

即使那些立足于国内一线大城市、成功引入境外战略投资者的城市商业银行,其公司治理也仅达到“形似”程度,离“神似”还有一定距离。而大多数地方金融机构公司治理状况糟糕,有的甚至尚未起步,离现代金融企业的要求相去甚远。

这些问题突出表现在以下方面:所有者缺位,形同虚设,股东利益得不到保护;产权不明确,职责不清晰,缺乏科学的长远发展规划;公司治理架构尚未建成,董事会职责弱化,专业委员会架构和人员构成不完善;有的机构董事长、党委书记和行长职责集于一人身上,造成权力过大,形成内部人控制;地方政府对地方金融机构的行政干预依然存在,特别是人事任免无法摆脱政府阴影;有的机构高管人员素质不高,违规操作时有发生;股权结构不合理,大股东侵吞地方金融机构资产现象时有发生。公司治理的不完善使得地方金融机构不能建立起真正的市场化经营管理机制,运作效率不高。

■资本不足,资本补充受到限制

统计资料显示,绝大多数地方金融机构都存在资本不足问题。有相当一部分地方金融机构的资本充足率甚至为负数。资本不足在制约地方金融机构业务发展的同时,也严重阻碍了一系列改革重组措施的开展。比如城市商业银行要实现跨区域发展,很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资本充足率必须达到8%以上;农村信用社如果要重组为股份制银行机构,组建后资本金不能低于5000万元,资本充足率必须达到8%;而那些获得央行专项票据支持的实行两级法人体制的农村信用社,票据到期顺利兑付的首要条件就是资本充足率达到2%。

显然,资本不足已成为当前地方金融机构改革与发展绕不过去的门槛。而令这些金融机构头痛的是,可供他们选择的补充资本渠道非常少,大多数机构仅有增资扩股一条路可走。这无疑会进一步加剧地方金融机构的资本困境。

■单一地域经营,结算络制约业务发展

出于防范金融风险的考虑,地方金融机构的经营地域被限制在所在地(城市),不允许跨区域经营。在发展初期,单一地域经营确实起到了防范风险的作用,并有力推动了地方金融机构与当地经济的融合发展。但随着地方金融机构规模不断扩大,特别是银行业竞争跨地域特性越来越明显,不同地方之间的经济联系日益密切,经济一体化日益突出,这种单一地域经营模式的弊端日益显现。

集中表现在:,地方金融机构的营业点局限于当地,没有跨区域的结算络,资金汇路不畅,影响业务开展,并造成优质客户流失。举例来说,除部分城市商业银行外,其他地方金融机构不能开出自己的汇票,当客户有该种业务需求时,这些机构只好以代理人的身份替客户到当地国有银行办理,效率低下,成本较高,影响客户忠诚度。第二,无法推出一些新产品,比如现金管理业务、速汇通等。

■规模小,资源少,风险管理水平不高

相比较而言,地方金融机构仍存在规模较小,人、财、物等资源较少等问题。从个体规模来看,除几家身处一线大城市的城市商业银行资产规模超过500亿元,大多数地方金融机构资产规模集中在5~500亿元之间,有些农村信用社的资产规模甚至不足亿元。

受规模和资源限制,地方金融机构长期以来普遍存在投入不足问题,集中表现在营业点设置落后、办公自动化水平较低、风险管理水平不高。其中,风险管理水平不高给地方金融机构的发展造成影响。在资源限制下,地方金融机构普遍面临专业风险管理人员缺乏,引进人才困难;风险管理系统落后,仍以手工控制为主,效率不高;信用评级系统不完善,难以有效识别和把握客户风险,从而使中小企业业务开展受到制约等问题。这些问题在给地方金融机构带来大量不良资产的同时,也使其未来发展面临束缚。

■科技系统落后,产品创新能力不强

商业银行的产品具有高度同质性,这决定了商业银行之间的竞争终必将在产品创新能力上展开。谁能更快、更多地推出新产品,谁就能一步抢占市场。

产品创新是建立在多项资源、系统和机制的支撑基础之上的,比如人才队伍、丰富资源、发达科技水平以及良好经营管理机制等。其中,又以科技系统的支撑为关键。一项新产品能否顺利推出,关键就取决于银行的业务操作系统、清算系统以及风险管理系统能否支持。以小企业贷款为例,要想把小企业贷款业务做好,就必须开发上线专门的小企业评级系统、贷款定价系统和贷款风险管理系统。这是开展小企业贷款的重点,也是当前很多银行碰到的难点。

尽管少部分地方金融机构已加大在科技系统方面的投入,开始实施系统升级改造,但由于科技系统投入具有成本高、周期长、见效慢的特征,大多数地方金融机构根本无力在短期内解决这一问题。

【资料】

地方金融,概念仍存争议

地方金融是一个仍存争议的概念。不同的学者试图从不同的角度对之加以阐述。概括来看,可归纳为两类:一类是从经营地域角度进行界定;另一类则从机构组成角度进行界定。

类的典型定义为,“地方金融是指在一定的行政区域内为地方经济服务的金融组织形态,它包括国有金融机构服务地方经济工作的职能与业务。”

第二类则以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周正庆的定义为代表,“地方金融主要是指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城市信用社及其他地方金融机构。”

尽管上述两类观点对地方金融进行界定的角度有很大不同,但两类定义均认为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农村商业(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等四类金融机构为地方金融的主体。

因此,地方金融应该指由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合作)银行、城市信用社、农村信用社以及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如信托公司、财务公司、典当行等)组成的金融群体。地方金融具有点多面广、零星分散的特点,其中以一百多家城市商业银行和3万多家农村信用社为主体。

行星减速机
电缆桥架成型设备
香港直通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