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户居民无奈成弃儿

2018-10-29 12:07:17

129户居民无奈成弃儿

因历史原因,啤酒厂家属区成为团结社区的一块飞地,居民办事多有不便,而临近的陈佰臻社区和老鹤庙社区又以各种理由拒绝接手

129户居民无奈成弃儿

我们这里的居民都快成弃儿了,没有社区管我们。26日,家住青岛啤酒厂家属区的居民柯先生向打来,称自己为了开一份死亡证明,到附近两个社区跑了好几趟,却遭遇互相推诿,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属于那个社区管理。

当天,坐车到建材厂下车后,便打开地图导航,拐进了一条叫下卫路的小道,步行十分钟后再右转进入肖家铺路。放眼望去,沿途草木丛生,老旧的砖瓦房密集地排列在本就狭窄的路边。二十多分钟后,终于到达这片居民区。

办个事情真是非常不方便,不仅要跑好几趟,而且经常碰一鼻子灰。居民李春凤说,她儿子当年退伍转业,需要社区开具一份无犯罪记录的证明,她先到陈佰臻社区,社区工作人员告诉他,除了计生工作之外,其他事情都归团结社区管理,无奈之下,她又坐车到团结社区,而团结社区给出的理由则是你们那边离社区太远了,我们对你们的情况不熟悉。

没办法,还是找陈佰臻社区的人说好话才让盖的章子。李春凤无奈地说。

为什么盖个章要往两头跑,这片家属区到底归谁管理?

原来,1982年青岛啤酒厂在征用了这片农村土地建设厂房后,连带修建了四栋公寓式住房,提供给厂里的职工及其家属居住,由于属于城镇居民,当时临近的老鹳庙村和陈佰臻村无法进行管理,因此,该片区共129户居民被迫舍近求远,统一划归到团结社区进行管理,但空间的距离始终无法逾越,一系列棘手的问题便接踵而至。

那片家属区离团结社区太远了,居民办个事很不方便。团结社区书记沈革荣说。

针对该问题,2004年,市计生部门专门就该片区的计生工作开了一场协调会,会后,家属区的计生工作被划归到临近的陈佰臻社区管理。

这一来,问题变得更复杂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告诉,由于户籍在团结社区,计生工作在陈佰臻社区,为小孩上户口,就需要两头跑,居民不明就里,经常会跑冤枉路。

方、团结社区书记沈革荣对这一问题也忧心忡忡,从2011年以来,她每年都在下陆区的两会上提出相关建议,希望能将家属区的管理职责整体划归陈佰臻社区,理顺对这片居民区的管理体系,方便居民就近办事。

而通过走访发现,与这片家属区相邻近的陈佰臻社区和老鹳庙社区似乎对接手这一烫手的山芋并不感兴趣。陈佰臻社区干部李家志表示,家属区的管理问题属于历史遗留问题,目前他们只负责计生工作,一旦将其他工作全部接手,不仅管理人员有较大的缺口,更重要的是家属区和啤酒厂办公区相连,他担心会越管越乱。他建议由当时的土地所有者老鹳庙社区进行管理。

但老鹳庙社区主任程冬生则提出了异议,他表示,啤酒厂的用地,陈佰臻社区占一大部分,而且土地被征用后,已不归他们所有,现在再以原土地所有者的理由让他们接手家属区的管理,于理于情都说不过去。

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的进展。

名词解释:飞地,是一种特殊的人文地理现象,指隶属于某一行政区管辖但不与本区毗连的土地。

金地铁西檀府
绿地国际花都
龙湖卓越紫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