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绝代玄尊 第067章 蓝月儿

2019/09/26 来源:咸阳信息港

导读

绝代玄尊 第067章 蓝月儿这四人面貌奇特,路人见之纷纷躲闪,不敢与之逼视。前面两名轿夫左边一人满脸横肉,鼻孔奇大。右边之人脸颊比

绝代玄尊 第067章 蓝月儿

这四人面貌奇特,路人见之纷纷躲闪,不敢与之逼视。

前面两名轿夫左边一人满脸横肉,鼻孔奇大。右边之人脸颊比常人至少长一倍。

后面两名轿夫左边之人浑身乌黑,连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是黑如木炭,右边之人却是通体苍白,脸上几乎没有一丝血色。

四人抬着一dǐng大轿子轻若无物,健步如飞,在人群中横冲直闯,像四匹野马一般!

xiǎo宝拉着蔚儿后退两步,却听身后妇人冷哼一声,低声自语説:“牛通马面,黑白无常!索命阎罗阎泉也来揽月城凑热闹了!”

那妇人语气极低,却还是被xiǎo宝听的一清二楚,xiǎo宝正想回身,却听蔚儿一声惊呼,眼睛街中一看,顿时也变了脸色!

只见一个十岁左右的xiǎo女孩正蹲在街心之中玩耍,手里拿着一个长约一尺的木棍,在逗弄着地上的一只xiǎo毛虫,浑然不知道危险已来到身后。

那四名轿夫大步向前,丝毫不停,那长脸汉子对着xiǎo孩大喊:“xiǎo毛孩子,快快闪开!不然大爷从你身上踩过去!”

那xiǎo童却是闻似未闻,只顾玩弄着身下xiǎo虫,口中嘻嘻説着:“xiǎo屁虫,你不乖,让你跟我抢东西,看我怎么捉弄你!”

眼看那轿子就要撞到孩童,却丝毫没有停下的趋势,旁边路人一阵惊呼,

“谁家孩子,怎么父母也不看着diǎn!”

“作孽啊,这要是真踩到了孩子,那xiǎo命还保得住么?”

“这些人怎么这么凶啊!”

“嘘!别乱説,给人家听见,你这条老命也保不住了!”

轿子已经接近xiǎo孩,胆xiǎo的把眼睛都闭上了,却都畏缩不前,别説解救,就连大声説话都不敢。

却听有人惊呼一声,只见一道身影唰的一下在众人眼前一闪,场中已不见xiǎo孩踪影,那轿子正好赶到孩童刚才蹲着的地方,只听呼的一声风吹,那轿子竟然平地而起,跃过了孩童的地方,只不过此时孩童已走,轿子跃的是空地而已!

不过这一番变化也让众人目瞪口呆,众人见这抬轿四人配合默契,心灵相通,也未听到有人下令,便一同飞身而起,稳稳落地,武功之高绝,可见一斑!

何况他们并非真的要撞杀孩童,心底看起来并不是太坏,都忘了刚才凶险,拼命的叫起好来!

那轿子却已停下,轿帘中探出一个人头,满脸札髯,宛若阎罗在世,盯了一眼抱着孩童的xiǎo宝,赞了一声:“好身法!”説罢放下轿帘,由四名轿夫抬着扬长而去。

xiǎo宝捏了捏孩童的脸蛋,嗔笑着説:“你这xiǎo家伙,光顾着玩了,怎滴就不怕危险?”

蔚儿打量着身穿蓝色短褂短裤的xiǎo女孩,大大的眼睛,可爱的xiǎo嘴,粉雕玉琢的像一个xiǎo精灵一般,也是心中喜欢,对她説:“xiǎo妹妹,你家人呢?姐姐带你回家好么?”

那孩童依然不舍得丢掉手中木棍,笑着挥舞着胳膊説:“我才不回家哩!大哥哥,大姐姐,你们带我去玩可好?”

蔚儿笑着张开胳膊,讲她从xiǎo宝身上接过来,抱在怀里:“那我们去看龙舟,好吗?”

xiǎo女孩拍手大笑:“好啊好啊!去看龙舟喽!”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疯婆子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这xiǎo伙子明明没有内力,为何身法是如此迅疾这是什么功夫?为何江湖上没有见识过?”

她声音很低,只是自言自语,却见xiǎo宝突然回身,瞥了她一眼,目光中也带有重重疑问,心中一凛,赶紧把视线移向别处,堆起笑脸大声吆喝叫卖起来。

心中却震撼之极,这少年,好灵的耳力!

远远听到江面上呼喊声不绝,料想比赛已开始,蔚儿按捺不住,抱着孩童运起了轻功,xiǎo宝微笑了一下,也紧紧跟随。

眨眼间已来到江边,只见江边乌压压的站满了人,江上十几艘龙舟上锣鼓震天,正你追我赶的穿过一座同样站满人的大桥,想必那就是影月桥了。

孩童拍着手説:“真好玩!真好玩!”

蔚儿找到一处空地,也兴致勃勃的看着江面,口中问她:“xiǎo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xiǎo女孩眼睛直盯着江面,头也不扭的説道:“姐姐叫我月儿吧!快看快看,那红色大船要超过去了!”

蔚儿抬眼一看,果然见一艘红舟之上鼓声开始密集,船头掌旗之人令旗连挥,二十六面浆夫紧盯着令旗,随着两名鼓手密集的鼓diǎn共同发力大喊,动作整齐,有条不紊,龙舟便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向前冲去,逐渐超过其他舟子,领军前行。

远处江边有一处临时搭建的平台,上面端坐着一行人,看衣着是揽月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龙舟便是向着那平台驶去。红船不负众望,终于率先到达,独占鳌头!

人群一阵欢呼,蔚儿眼尖,盯着桥上的一堆人説:“哥哥快看,是师姐她们!”

xiǎo宝放眼望去,果然见雀舞抱着xiǎo豆芽,蝶轩拉着蛟儿的手站在人群之中,龙角三兄弟则站在她们身旁,正对着龙舟大呼xiǎo叫的喊着。

蔚儿对着她们喊了半天,才被注意到,一帮人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

雀舞看着xiǎo宝笑:“可曾拜会过周叔叔了?”

xiǎo宝diǎn头説:“拜会过了。你们在此玩了很久了?”

蝶轩气呼呼的説:“你们去那么久,左等右等不回来,我们就不能出来玩玩嘛!”

xiǎo宝陪着笑説:“人家总要尽一下地主之意,留我们吃顿饭啊。我又没説不让你们出来玩…”

xiǎo豆芽盯着蔚儿怀中的xiǎo女孩,一脸敌意的説:“她是谁?”

蔚儿笑着説:“她叫月儿,看样子比你大,快叫姐姐。”

xiǎo豆芽瘪了一下xiǎo嘴,不悦的説:“才不叫!我比她大,她喊我姐姐!”

月儿不乐意了,也撅着xiǎo嘴説:“你哪里比我大?”

xiǎo豆芽从雀舞怀中蹦下来,叉着腰説:“我哪都比你大!”

月儿也不服气的站到地上,挺着xiǎo胸脯説:“你自己看看,你哪里比我大!”

这xiǎo妮子年龄虽xiǎo,胸脯却已然发育,涨扑扑的dǐng在芽儿眼前。

xiǎo宝和蔚儿也互视一眼,暗自惊奇,刚才抱着这xiǎo丫头,咋就没发现她这么xiǎo就已经发育了呢?

xiǎo豆芽一眨不眨的看着月儿已经有些形状的胸脯,脸色变得涨红,再低头瞧瞧自己平平的xiǎo胸脯,瘪了瘪嘴,作势欲哭,一头扑进xiǎo宝怀中,呜呜哭喊:“我过几年就比你的大!”

月儿却还是得势不饶人,掐着腰对xiǎo豆芽喊道:“那你现在叫姐姐!”

xiǎo豆芽哇的一声哭出来,大声哭喊:“不叫不叫就不叫!你坏!哥哥她欺负我!”

众人被这两个孩子逗的哈哈大笑,xiǎo宝抱起xiǎo豆芽,在她脸上捏了一下,道:“芽儿不哭啊,你羞不羞啊,跟女孩子比这个!越长大越吃亏!还叫你姐姐…嗯?姐姐?你应该让她叫你哥哥啊?!”

看着xiǎo宝莫名其妙的样子,众女都无奈的摇了摇头,异口同声的低骂一句:“呆子!”

月儿却指着xiǎo宝笑骂:“你真笨!她是个女孩子,怎么能做哥哥?!”

女孩?叶xiǎo玄吃惊的看着怀里的xiǎo豆芽,差diǎn把她松手丢到了地上!怎么好端端的,变成女娃儿了?可看这眉眼,分明就是个可爱漂亮的xiǎo女孩啊!

蔚儿也不理傻愣愣的xiǎo宝,从他手中接过xiǎo豆芽,笑着问她:“芽儿,月儿是咱们的好朋友,不许斗嘴。跟姐姐説説,这半天姐姐们都带你去哪玩了?”

xiǎo豆芽一听,这才破涕为笑,指着蛟儿説:“蛟儿姐姐有好多漂亮的珠子,都拿去当铺换银子了!换了好多好多!”

xiǎo宝一愣,看着蛟儿説:“蛟儿,你这是?”

蛟儿笑着説:“反正带在身上也招人眼红,不如换了银子,咱们以后也不用这般节省了。”

蔚儿掩嘴笑着:“换了银子岂不是更显眼?”

雀舞指了一下旁边的三残兄弟:“给龙大哥他们保管着,总好过把珠宝放在我们身上!”

龙角和柴宇一脸感激的看着xiǎo宝,重重的diǎn了一下头。牛通双手往胸前一拍

绝代玄尊  第067章 蓝月儿

,旁边柴玉翻译:“大家放心,人在钱在!”

xiǎo宝也不再问了,对众人説:“咱们回客栈吧,我有事同你们説。”

蔚儿低头看着月儿问:“xiǎo妹妹,你家在哪?我们先送你回家好吗?”

月儿摇头説:“我自己省得回去的。”扭身好奇的看着牛通,拍了拍他的肚子説:“这个哥哥好奇怪哦,肚子比水牛还大!”众人只当是童言无忌,哈哈大笑!

月儿摆摆手对众人説道:“大哥哥们,大姐姐们,月儿走了,以后再找你们玩。xiǎo妹妹,姐姐走了。”

xiǎo豆芽气呼呼的説:“你才不是姐姐!”众人大笑着看着月儿消失在人群之中,然后才转身离开。

回到客栈,还未等众人吩咐,xiǎo二已送来热茶,对众人陪着笑説:“几位原来是周老爷的客人,以前多有怠慢,还望客官海涵恕罪。”

xiǎo宝问他:“周老板来过了吗?”

xiǎo二diǎn头:“是派人过来的,只説几位客官无论在店里住几天,吃什么,都记在太仓账上,回头他自会结算。”

xiǎo宝“哦”了一声,心想既然别人盛情,自己等人再推辞,却也显得不识抬举了,也便坦然而受。

众人都聚在xiǎo宝的大房,雀舞问他:“xiǎo宝,不是有话要跟我们説?”

xiǎo宝diǎndiǎn头,看了看蔚儿,两人就把在周府的所见所闻叙述了一遍。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需要预约吗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挂号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挂号费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网上挂号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挂号费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