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们来不及相爱

2019/06/13 来源:咸阳信息港

导读

我们来不及相爱我和央朵之间,就像泰戈尔和罗曼 罗兰一样,思想不在一个国度,却有着同样的追求,连爱的男生都是同一个 题记 没有一场深刻

我们来不及相爱

我和央朵之间,就像泰戈尔和罗曼 罗兰一样,思想不在一个国度,却有着同样的追求,连爱的男生都是同一个 题记 没有一场深刻的恋爱,人生等于虚度一样。 央朵是我的死党。从入学那天起,从住在同一个寝室起,从讲台上的胖鱼老师喷了口水到我脸上,她递给我一张纸巾那刻起。 女生之间的友谊很容易建立,只需相互吐露一个称不上秘密的秘密,然后相互发誓一定要保密。就像我对央朵说 我从小不吃香菜,为此一直让老妈追杀,现在回家还时常会挨训 ,就像央朵对我说 昨天同寝室小A的那张CD是我听坏的,可我没吱声就还回去了 ,听起来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讲出来便认定对方会为自己保密,而对方也会认定彼此是自己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样,亲密,愉快。 当然,我跟央朵也有不一样的地方,说起来还很好笑,同在学校画社的我们,一个喜欢罗曼 罗兰,一个喜欢泰戈尔, 套用央朵的话说: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我们就在小异里寻求大同好啦。 那时候的我喜欢写生,央朵喜欢画漫画,她笔下的人物个个俊美得令人窒息,所有的女生都是单眼皮的丹凤眼,所有的男生都是浓浓眉毛下瞪着双眼皮的大眼睛。我曾笑她: 将来的白马王子是不是也要双眼皮的?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眼睛瞥向前排坐着的一个男生,他有这样一双眼睛,曾无数次地回望过我。 本是无心之言,却惹得央朵羞红了脸,低下头去,一副小女儿神情。这倒惹得我好奇,再三追问,她才一脸幸福地指了指前排第三个座位。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我有种窒息的感觉。 原来,央朵中意的也是他。夏雷。 这是何时开始的事,我很想知道。忽而听得央朵幸福地说: 他的文字和我的漫画,绝配!你看,这是他昨天帮我配的罗曼 罗兰的名句,好配! 不可置信地翻开央朵的漫画,一个大眼睛的男生双手捧着紫色曼陀罗送给一个单眼皮的女生,画下是夏雷的题词: 没有一场深刻的恋爱,人生等于虚度一样。 央朵喜欢罗曼 罗兰,我以为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 爱情可以使一个人从错误、胡闹和无能中发现乐趣。 爱上夏雷的央朵变得让人不认识。 习惯睡懒觉的她开始喜欢上了跑步,每天都是个起床,噼里啪啦一番响动之后,顶着一身冒牌香奈尔的香味健步如飞地跑了出去,据说是夏雷在楼下等她。 好几次,趁央朵下楼时,我从窗户偷偷探出头去,寻找夏雷的影子,却没有。以为他怕羞躲起来了,也不好意思明着问央朵。直到那天,我的目光掠过半个校园,顺着央朵飞翔的方向看去,这才弄明白,事实是央朵去男生楼下喊夏雷。 过去那个羞涩的央朵,跟男生说句话都会脸红,为了爱变得如此勇敢。 而我,连勇敢的机会也没有。虽然,曾经对夏雷的目光怀疑过,却没有勇气拉他出来问清楚,因为我看到,央朵的眼里除了他,再无别人,就连我这个死党也成了过去式,疯狂的央朵像一只扑火的飞蛾,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她爱夏雷,比夏雷爱她要多得多。 为了夏雷,央朵放弃了休息,学会了早起、洗衣服,还偶尔会在寝室偷着煮 康师傅 方便面,十分认真地卧一只荷包蛋进去;为了夏雷,央朵学会了道歉,经常看到她扯着夏雷的衣袖说,我错了嘛,错了;为了夏雷,央朵的漫画也改了风格,偶尔柔美,偶尔凛冽,偶尔忧伤 但有一样,漫画里的男生依然是双眼皮,大眼睛,浓眉毛。 实在看不下去,我试着劝央朵: 爱一个人没错,可是能不能保留一点自我? 她的丹凤眼瞪起来,仿佛对我不识一般,反诘: 爱了,就是要全心全意,不是吗? 无言以对,只觉得心痛痛地,不知她会不会被爱情这把火烧成虚无,可还是不忍看她一天天瘦下去,我私下找了夏雷,跟他谈关于央朵,关于爱情,关于他们之间的种种公平和不公平。夏雷瞪着一双大眼睛看我,半天终于吐出一句: 你不是喜欢罗兰的诗吗? 心,碎碎地疼。到现在,他还不知道我喜欢的是泰戈尔。转身,却惊恐地看到央朵那张愤懑的脸! 我冲过去跟她解释,她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抓起桌上的课本狠命地摔,恨不能让一切四分五裂,那架势,愤怒又陌生。让我记起泰戈尔的诗: 爱情可以使一个人从错误、胡闹和无能中发现乐趣。 央朵在爱情里寻找或兴奋或忧伤的乐趣,那么我这又是何苦呢? 没有表现出来的爱是神圣的 寻了千百个理由,我终于用一句泰戈尔的诗说服了自己。 他说: 没有表现出来的爱是神圣的。 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喜欢夏雷,也不知道央朵究竟有多爱夏雷,我只知道,我和她回不去了,再不是可以躺在一个被窝里诉说秘密的死党。我们被一扇看不见的门挡住了。我推不开,她又不肯跨进来,只好不远不近地凝望。 整个学期,央朵一直黏着夏雷,有他的地方,她必定是跟着的,而我成了孤雁,总是一个人背着画夹在学校后山的坡地上写生,心就像那乱了半坡的杂草,荒芜着,毫无生机。画面上一片素色,灰蒙蒙地,自己都没有勇气再看第二眼。 央朵无意中看到我的画,指着满纸山峦的灰,无比诧异地叫: 晓兰,这是你的大作?这就是你用来参加画展的大作? 她说的是学期末的一次绘画综合比赛。本不想参加,可再想,完全没有理由啊,我还指望着能上中央美院。所以,仰了仰头,无比倔强地告诉央朵: 另类。你懂吗?这叫另类! 她闭上嘴巴,仍掩饰不住的惊讶。然后听到楼下夏雷的呼唤: 晓兰,央朵,你俩下来练习吧,马上开赛了! 央朵迅速看我一眼,丹凤眼里闪出一丝不安,我知道,她一直避讳我跟夏雷见面,虽然不曾明着说过心事,但对彼此的了解让各自明了,我和央朵之间,就像泰戈尔和罗曼 罗兰,思想不在一个国度,却有着同样的追求,连爱的男生都是同一个 可是那天,朵央还是拉上我跟在夏雷身后跑去后山写生。她说自己要换一种风格,学我,以另类取胜。 风很大,央朵拉着夏雷不停往前走,一直走,走着走着就听到她哇地一声哭了起来,风传来她的哭声,无比凄厉,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我奔过去安慰,跑得太急,却不小心将她撞倒,我们一起顺势滑向了山底,惊恐让央朵停止了哭泣,抱紧我,像一只无助的小白鼠,瑟瑟地抖进我的怀里,我们又一次抱紧了,却拥抱得如此绝望。 不停下坠时,我听央朵在问,晓兰,你真的不喜欢夏雷么? 爱是生命的火焰,没有它,一切都将变成黑夜。 无法回答央朵的问题。 从她开始没白没黑地画夏雷的头像开始,从她故意拉开跟我之间的距离开始,从她坠入山底仍然对夏雷念念不忘开始。 我决定将夏雷埋成秘密。也不得不将一切埋成秘密。央朵的脚在下坠时撞到了石头上,锐利的石头划伤了她的骨头,休学半年。这也意味着,她失去了比赛的机会。离开学校回家休养的那天,央朵哭得悲天恸地,递给我一卷握得发皱的画纸,氤氲的眼神里除了夏雷还是夏雷。 我打开画卷才发现,画上是一个双眼皮的男生和一个双眼皮的女生,看画风不像央朵的,再看落款,竟然写着XL,这是夏雷的简称,而双眼皮的女生像是我的影子。可是,夏雷的画怎么会跑到央朵手里? 我将画拿给夏雷看,他一脸吃惊地反问: 晓兰,你真的不懂我的心思么?那天央朵求我帮她题诗,想起你的名字,我就莫名想起了罗兰的诗,谁知道她 原来,爱情真是把人抛,红了夏雷,绿了央朵。 就像那天在坠落山底时,我明明听到夏雷在喊我的名字,却依然告诉央朵说 夏雷在为你着急呢。 就像央朵一样为爱装傻,一早就知道夏雷喜欢的不是自己,却还是那么勇敢地奔赴过去。只因为,爱一个人是无罪的,是勇敢的,是幸福的。那怕,为了这份爱付出一切努力。 三天后,我接到了央朵的快递,只有一句话: 爱是生命的火焰,没有它,一切都将变成黑夜 罗曼 罗兰。 这个倔强的女生,到现在还是不想放手。 回身,夏雷深情的目光无法遮挡,我记起他那天说: 晓兰,其实上山之前我一直跟央朵在说分手的事,从开始就是她主动,我告诉她我喜欢的是你,可她不愿意 他的话让我对那天坠入山底的事心存疑虑,明明是可以不下坠的,却一直被央朵拉着不停下坠,下坠,原来,她是早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傻傻的央朵啊,为了爱情真的成了飞蛾,你让我怎么办呢? 要是我们的心都是石头做的,爱神的箭又怎么能射穿它们? 比赛如期到来,我和夏雷作为学生代表一起参加了比赛。 他给自己的画取名《对望》,一对瞪着大眼睛的男女,脉脉不语地相望,眼波流转间是马不停蹄地忧伤。我给自己的画取名叫《荒芜》,一个丹凤眼的女生站在空荡荡的坡地上,不远处的天空里映出一个大眼睛的男生,却也是满目忧伤。 所有心事,昭然若揭。 夏雷看过我的底稿,满脸失望的他终于摇头离去,问号夹杂在风里传给我: 晓兰,你的心是石头做的。 转过身去,不由得泪如雨下。却是坚决地将底稿寄给了央朵,告诉她,在我心里,死党只有一个,从我们认识那天起,从我们互诉秘密起,从我们抱在一起坠入山底起,她便是我这辈子无法割舍的朋友。 三天后,央朵回信给我,还是只有一句诗,却换成了泰戈尔的: 要是我们的心都是石头做的,爱神的箭又怎么能射穿它们? 忍不住,泪水再次倾盆,收不回去,如同那些无法挽回的往事。之于央朵,只是为了爱而爱;之于夏雷,对望荒芜,我们来不及相爱;之于我,期待多年后跟央朵依然能拉着手,喊彼此一声,死党。 只是,有些爱情,就这么失去了。 【我要纠错】 :christine

什么是新零售模式
白癜风患者
毛细血管扩张性环状紫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