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武林传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咸阳信息港

导读

这日,本人正在塬畔锄豆。一直住在我那闲置窑洞里的老沈头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戴掌门,好消息啊,好消息!”这偏僻的小村落能有什么值得欢欣鼓舞的

这日,本人正在塬畔锄豆。一直住在我那闲置窑洞里的老沈头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戴掌门,好消息啊,好消息!”这偏僻的小村落能有什么值得欢欣鼓舞的事。无非是谁家的山羊下了崽,那个把式成立了新门派。“要开武林大会了。你不知道啊!”激动的老沈头吃惊地瞅着我,那样子就像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没人告诉我啊?”我一面用草帽扇着风一面淡然说道。“唉呀!戴掌门,身为武林人士居然对江湖上的动向漠不关心,这怎么的了!”老沈头对我的默然大为不满。“行了,我成天忙得脚不沾地,那像您老人家整日无所事事地瞎溜达。”“什么叫瞎溜达?这叫江湖走动,你懂不懂?咱们英雄豪杰就该结交侠义,造福天下。你们这些后辈啊,向来是事不关己。哪有半点侠义可言。若是这般……”老沈头说着说着竟动了真火。“行了,行了,老爷子你奔走四方,心系武林。江湖同道莫不敬仰。”看到老头子头上青筋暴跳,我忙赔笑抚慰这个认死理的“倔驴”。“你这孩子,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我沈义海为了百姓福祉,宁可舍了这把老骨头。”我见面露得意之色的老沈头正欲大吹特吹忙打断了他。“老前辈,这武林大会好像数十年没举办了,这次将大伙聚到一块到底做什么啊?”“听说是商讨对付倭寇的事。东瀛人勾结西洋鬼子在边海屡生事端。朝廷却瞻前顾后,犹豫不决,致使这弹丸小国愈发猖狂。对此,绿林道上的朋友们早已群情激奋,就盼着有个领头的振臂一呼带着大伙上阵杀敌呢。”既是家国大事,咱当然要去了。听了此言我扔了农具便欲随着老沈头回家抄家伙。可转念一想又不禁有些忧虑。“话虽如此,可这武林盛会向来是那些名门正派、世家大帮才可参与,像咱们这等不为人知的小宗门能去么?”“这你可孤陋寡闻了。如今呢,所谓的那些武林名宿、望族翘楚不是只顾着闷头发大财,便是滚到了官府脚下当狗腿子去了。何曾将天下安危放在心上!要我说啊,这复兴中华的大任就落在了咱们小宗门肩上了。”“您说的是这个理,可咱没收到英雄帖……”我的话还未讲完,就被老沈头打断了。“如今朝廷有了难处我等岂可拘于小节,只管扛了大旗去了便是!”瞧着老沈头大义凛然的样,我也倍受鼓舞。“好,晚辈收拾一下,即刻启程。只是老爷子你年纪大了,就不要受这奔波之苦只管听取捷报吧!”老沈头一听此言就炸了。“我习武一生,敢情就是给你放羊了。”“习武一生……”我听了这话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老儿,才练了几天啊?别以为没人知道你的底细。”本人在这悄悄告诉各位,早先他沈义海是孔孟的门徒,后来不知怎的又入了释迦教下。这几年世人都以混江湖为傲,于是眼馋的老先生在地摊上掏了本拳谱自个舞弄起来。不久后便创建了常宁一派。虽然开张了好几年也不曾收的弟子,但老头子这可当的有滋有味。其实也不是咱嘲笑这老儿无能。我潏川派也是如此。这有啥呢?小宗门嘛,自然人手少点。想我耕读习武之辈,俱都是既当又兼大弟子的。“武功不好有怎的?咱们堂堂正正做人,本本分分做事。比那些一门心思想着升官发财的大帮派强多了。听到我揭他的短,老沈头发飙了。“您老圣德宏义,必当名垂青史。”见到老头子脸上挂不住了。我忙不迭的陪着不是。  我在此多说一句。老沈头世居常宁,只因性子太倔和家里人过活不到一处,才赌了气搬过来和我作伴。因而这个外来宗门该叫做潏川派常宁分院才对。错了,错了,本人脑子一向不大好。正确的称谓是常宁派潏川分院才对。  说走便走。我二人卖了余粮,又向邻居借了点铜钱,带了件换洗衣服就出发了。本来呢,我们应该高举大旗趾高气扬地阔步向前才对。可咱不是手头紧么!无奈之下,只得求村东的裴秀才用浓墨将我们的宗门名号雄浑苍劲地书到了后背上。老沈头特讲排场。前心后背都大大地书写了。一路行来,像我们这样书写墨宝的英豪们还着实不少。尽管大伙彼此并不认识,那些个相互通报的名号也从未听说过。但众家兄弟却是一见如故,处的就仿佛结交多年的生死朋友似的。  这天我们赶到了会场。放眼一观,你瞧这个乱啊!有算命看风水的;有倒腾小玩意的;有玩杂耍的;有剃头的;有卖吃食的;有治脚气、拔牙、挖鸡眼的;有四处兜售武功秘籍和古墓地图的;有冒充大能、教授有缘人奇门遁甲、阴阳八卦的;有托钵化缘的;有拄棍乞讨的;有见着人就套交情拜把子的;还有趁人多扒窃、诱拐小孩子的;更多的是像老沈头这样摆小摊卖金疮药、解毒散、外带推销易容膏、迷魂药以及自制暗器的。再加上方圆几十里赶来看热闹的,那场面简直便似乡下的集市。  到了正日子,英雄盛会如期召开了。望着台上那个咳喘不已的干瘦、驼背老头,大伙都犯嘀咕,这丫是谁啊?他凭什么能如此风光。我在人群里一打听这才明白,这厮叫周德发,家里在好些地方都开着药铺,专门经营武林人士所需的疗伤药。因而大伙都卖周掌柜面子。不就是个药材贩子,有什么了不起的。自誉医道圣手的老沈头个就不服。而怀着这种羡慕嫉妒恨的英雄们也不少。其实在场群雄谁不想号令武林啊!就说我戴某人吧,也动过歪脑筋。这盟主既然不得人心,那么这所谓的武林大会也就开不下去了。在江湖上行走向来都是靠拳头说话的。“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谁赢了就听谁的吧。”但见呼喝声中,有位英雄分开人群走将出来。看其衣衫上的墨迹就知道有热闹看了。那些各怀鬼胎的好事者纷纷搬开座椅,腾出了场地。且说一向故作深沉的老沈头见到场中人顿时火冒三丈。你道此人是何方神圣?却原来是镇上卖糖葫芦的小贩胡延兴。就瞧那丫向众人拱手道:“在下延兴派掌门‘只手擎天’胡延兴特向各位好汉讨教。”瞅着那猖狂的样,老沈头就气不打一处来。你道老爷子为何暴跳如雷,细讲起来还要牵出一段公案。原来这胡延兴那日赶集归来,,见的老沈头正有模有样的练那梅花八卦拳。于是生意惨淡的小伙子便起了混迹江湖的念头,而光杆掌门沈义海也巴不得收个徒弟继承衣钵。待敲定了正式拜师的日子,老爷子便喜滋滋地大肆宣扬,他要整个绿林道都来见证这个振奋人心的历史性时刻。但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兔崽子却不声不响地转投了梅花坪的刀术名家“疾风刀客”郭宏基。可怜一把年纪的老沈头被前来蹭饭的同道们讥笑了好多天。事后一打听他才知晓,原来小货郎转头看到郭大侠的刀谱较之自个的更破损、更古旧,更有收藏价值,更值得修学,便毅然决然地拜在了这位以卖柴来补贴家用的隐者门下。唉!全是名利二字闹的。  赴会的群豪瞧着二人揪衣领,抱腰地撕扯在了一处,纷纷跳起来拍手叫好。为啥到这?还不是来看别人伤胳膊断腿,脑袋瓜开瓢的。说的也是。不和人动刀子叫混江湖么?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怀着这种龌龊的想法。比方作为老沈头为数不多的好朋友——我就暗暗为他捏了一把汗。你说都奔七十了,怎么还如此冲动。就为了出口恶气,跟人家二十出头的棒小伙过招,这能有好么?事实证明我的忧虑不无道理。三十招一过老爷子便顶不住了。  “老家伙不行了,快,快,锤他脑壳……”  “揍他肋条!”  “抠他眼珠子……”  “掐他脖子!”  “掰他手指!”  “咬他耳朵!”  “踢他裤裆……”  “对,对,就那样!”那些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不良之士俱都无比兴奋地嚷嚷起来。在他们看来,这个江湖几十年来还真没几个被全家灭口,被砍成八段、被弄残,被整治的生不如死。唉呀!绿林道上若没些血腥与刺激,岂不无聊死了。  人啊,不服老是不行的!老沈头本来就气力不济,再加之给吵吵的脑仁疼,稍一走神被狠心贼一脚踹倒。好嘛!白发苍苍的沈掌门让个年轻后辈压在身下敲鼓似的猛锤。“武松打虎啊!真过瘾,真过瘾!”热血沸腾的好事者纷纷挤过来递上板凳、砖头、顶门杠、鞋底子、烟袋锅。  “用我的,咱这趁手。”  唉!照我对老沈头的了解,他原本只想趁着风云际会时卖些假药,好换了钱修缮一下漏雨的窑洞。可是,可是,老头子这臭脾气发作起来就什么都不顾了。要不是因这,他能和家里关系搞的那么僵?都跑出来单过了,还不知悔改。不说了,再看看吧,总会有德高望重的前辈出头制止的。果然,眼瞅着要惊动官府了。几位良善的长者忙出来劝解,这才保住他沈义海一条老命。紧接着,出尽风头的胡大侠被早就瞅他不顺眼的“小孟尝”吴怡凡一拳揍掉了门牙,哭爹喊娘地逃走了。在下一轮比试中,武功高强的吴公子却让人高马大的“铁罗汉”何振龙锤了个半死。可这个威风无比的何蛮子又被杀猪的屠户“雪寒刀”宋振方痛扁。然后……再然后……接下去……武林大会就这么乱哄哄地收场了。大饱眼福的群豪们终迎着晚霞踏上了归途。虽然众人都忘了参会的目的是什么,但能观赏到如此精彩的对练也算知足了。  老沈头算是彻底毁了。可他不甘心啊!他还想一雪前耻,重新赢回自己的颜面。可是,他又当如何呢?  这天,老沈头柱着拐棍又一次爬上了塬坡,他求我助其一臂之力,求我助其挽回“常宁派”的威名。老人家的心情我能理解。“铁掌开山”沈义海在圈内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又岂会受一个无良之辈的羞辱。须知,江湖豪杰混的便是一张脸。可是,可是,我戴某人也是半路出家。试想,两个只会说不会练的“假把式”,如何敌的过那些敢下狠手的恶汉。  在我想来忍忍也就过去了。但那个缺德小子胡延兴却可劲地吹嘘那场一边倒的较量。更过分的是,那个和他同样不是东西的师傅还到处编排可怜的老沈头。什么?老糊涂蛋六十八岁才出来混,纯粹就是倒霉催的。如此不自知,死不足惜,死不足惜啊!是可忍,孰不可忍!脾气火爆的老沈头真的发作了。他向我借了几十枚铜钱,扛了铺盖就此“浪迹天涯”了。我知道,老头子准备回常宁了。作为处了多年的好朋友。我非常了解他此刻的心情。但我除了好言相劝慰外,实在没什么法子抚平他的痛楚。由于老人家体面的衣衫在斗殴中扯坏了,所以我将自己从当铺花大价钱淘来的仿绸长衫亲手穿在了他的身上。并在其背后公公整整书上了“常宁”两个大字。沈义海虽然远离了江湖,但他的梦还在:他心中的战旗还在猎猎飘扬。  失去了的二手长衫,我再也做不成“锦衣大侠”了。其实也无所谓。戴某人早就厌倦了这个纷纷扰扰的江湖。虽然我加入没多久,但我真的烦透了。放下了心中的枷锁,我算是彻彻底底地解脱了。每当空闲之时,我总是站在塬顶眺望脚下那条弯延的小径。当日老沈头就是沿着这条乡野土路一步步走出我的视线:一步步走到了天的尽头。我想老沈头恐怕也时常伫立在村口眺望吧。他同样也在怀念自己的好朋友,同样也在感怀我们共同的江湖梦! 共 409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异常不育的要素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那一夜8

下一页:赞梅花